原创 秦昭王与范雎的君臣组合,为何不被人称颂

时间:2023-10-01 11:51:10

原标题:秦昭王与范雎的君臣组合,为何不被人称颂

自古以来,明君配贤相是中国追求的经典的政治组合,能够组合到一起的君臣都成为人们所称颂和效仿的对象,如:周文王与姜太公、齐桓公与管仲、刘备与诸葛亮及苻坚与王猛等。秦昭王自得到范雎之后,逐渐发展到对范雎言听计从,到尊称其为“叔父”,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同上面那些人非常类似。很遗憾的是,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完美地走下去。

从范雎单相思,到秦昭王尊为叔父

不同于知名君臣组合中的君主求贤若渴,秦昭王与范雎之间紧密联系在一起主要靠范雎的不放弃和孤注一掷,而秦昭王对范雎毫无所求。当初,范雎从魏相魏齐手上靠着郑安平的帮助死里逃生,又通过郑安平搭上秦使王稽才来到秦国咸阳。虽然王稽向秦昭王盛赞范雎(已改叫张禄)的才能,但秦昭王当时对战诸侯正是所向无敌,根本不在意范雎的到来,使得范雎坐了一年多的冷板凳。

机会终于到来了,秦相穰侯魏冉越过韩国和魏国,攻打齐国的纲寿,来扩大自己的封地陶,范雎便趁机上书,以孤注一掷的决绝态度,要求能面见秦昭王。秦昭王见到范雎的上书后便立即接见,在连续五跪后,才以赤诚的态度得到范雎的意见。范雎在绕了一圈后,不敢说秦国的内部事务,便说允许魏冉攻打纲寿是个失误,以齐湣王用孟尝君伐楚便宜韩国和魏国为例,说明韩国和魏国才是主要目标,提出了远交近攻的战略及对付韩国和魏国的方针。因此,秦昭王一下子将范雎封为客卿,负责谋划对外作战,并派五大夫绾攻占魏国的怀。

范雎在处理对外事务上很强。一个是,以武力胁迫的方式,威胁韩国做秦国的小弟,不听话就要打它;另一个是,派唐雎分两批,共拿了一万黄金到武安,结果第二批只花了三千黄金,合纵之士就打起来了,用黄金瓦解了赵国的合纵动作。不过,范雎真正赢得秦昭王的信任还是帮助稳固君权。在秦昭王四十一年,秦昭王在范雎的建议下将宣太后母子三人、魏冉两兄弟手中的权力收回,并赶回各自的封地。于是,秦昭王拜封范雎为相,并封为应侯。

秦昭王在得知范雎与魏相魏齐有仇且魏齐逃到了平原君赵胜家,亲自写信将平原君骗到咸阳,宣称范雎是自己的叔父,要求平原君交出魏齐,遭拒后就写信给赵王,不交魏齐就不放平原君。经过一番折腾,赵国用魏齐的人头才换回平原君。到长平之战时,秦昭王在范雎的辅佐下取得对赵作战的大胜,后对范雎更是言听计从,先让白赵撤军,又献计杀了白起。两人的关系在此时达到了最高点。

昭王与平原君饮数日,昭王谓平原君曰:“昔周文王得吕尚以为太公,齐桓公得管夷吾以为仲父,今范君亦寡人之叔父也。范君之仇在君之家,愿使人归取其头来;不然,吾不出君于关。”平原君曰:“贵而为交者,为贱也;富而为交者,为贫也。夫魏齐者,胜之友也,在,固不出也,今又不在臣所。”1

秦昭王动杀机,范雎激流勇退

秦昭王与范雎的关系的异变源于白起之死,这并不是说秦昭王认为白起冤枉,而是范雎的伙伴们太拉胯了,进而怀疑范雎的忠诚。正所谓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。范雎的恩人郑安平和伯乐王稽相继出事了。

白起死后,秦昭王派五大夫王陵为将攻打赵国邯郸,久攻不下,便命郑安平为率二万秦军支援,但陷入赵军的包围之中,结果郑安平投降了,开了战国秦军投降的先例。范雎一看自己举荐的人出事了,便赶紧向秦昭王请罪,秦昭王不仅没有追究范雎要灭三族的罪,反而下令国内不要说这事,否则按郑安平犯的罪来处罚。不曾想三年后,时任河东守王稽在困境中吝惜个人财物,不肯犒赏士卒,士卒们见打败赵军无望,又无利可图,便心怀怨恨,控告王稽谋反。秦昭王得到消息后大怒,果断下令诛杀王稽。王稽谋反之事使得秦昭王一时失去对范雎的信任,顿时杀心大起,幸好范雎对人性掌握得好并且口才了得,方才逃过一劫。

秦攻邯郸,十七月不下。庄谓王稽曰:“君何不赐军吏乎?”王稽曰:“吾与王也,不用人言。”庄曰:“不然。父之于子也,令有必行者,必不行者。曰‘去贵妻,卖爱妾’,此令必行者也;因曰‘毋敢思也’,此令必不行者也。宁闾妪曰,‘其夕,某孺子内某士’。贵妻已去,爱妾已卖,而心不有。欲教之者,人心固有。今君虽幸于王,不过父子之亲;军吏虽贱,不卑于守闾妪。且君擅主轻下之日久矣。闻‘三人成虎,十夫楺椎。众口所移,毋翼而飞’。故曰,不如赐军吏而礼之。”王稽不听。军吏穷,果恶王稽、杜挚以反。

秦王大怒,而欲兼诛范睢。范睢曰:“臣,东鄙之贱人也,开罪于楚、魏,遁逃来奔。臣无诸侯之援,亲习之故,王举臣于羁旅之中,使职事,天下皆闻臣之身与王之举也。今遇惑或与罪人同心,而王明诛之,是王过举显于天下,而为诸侯所议也。臣愿请药赐死,而恩以相葬臣,王必不失臣之罪,而无过举之名。”王曰:“有之。”遂弗杀而善遇之。2

白起死后,秦国名将出现断层,蒙傲和王翦等人还没成长起来。范雎哪怕有再高明的谋略,也没有名将帮他实现,两次邯郸之战都是损兵折将,所以对秦国当时的困境也是一筹莫展。之后,蔡泽从赵国而来将范雎说服,范雎趁机将他推荐给秦昭王,自己以病重为由果断辞职,之后便没有了踪迹。

结语

秦昭王和范雎没能成为令人称颂的君臣关系,还是令人惋惜的。单就从两人一起取得的成就而言,被李斯称为“昭王得范雎,废穰侯,逐华阳,强公室,杜私门,蚕食诸侯,使秦成帝业。”像我们熟知的刘备和诸葛亮两人,肯定是比不过他俩的。但可惜的是,他俩的君臣关系确实比不上刘备和诸葛亮的如鱼得水。

首先,范雎对君主而言确实私心太过了,可谓是行百步而废在九十步上了。范雎一直为秦国和秦昭王无私的谋划,连最艰难的长平之战都用尽各种手段打赢了,再进一步就能攻下邯郸,结果被苏代勾起嫉妒之心,置秦国马上灭亡赵国于不顾,建议秦昭王让白起撤军,然后又借机冤杀了白起,导致秦国两次败于邯郸,迟滞了秦国统一的步伐,可谓关键时刻以私害公。其次,秦昭王对臣子而言又很不友善,先是在外人的建议下夺了母亲的权,后又派蒙傲对失去封国的范雎进行测试,甚至到因王稽要对范雎下杀手,这些无论如何都没法与周文王对待姜尚、齐桓公对待管仲等人的推心置腹相比。

因此,两人尽管一起蚕食诸侯,取得长平大捷这样的大功绩,但在都有问题在身的情况下,没有成为令人称颂和效仿的对象。毕竟,君也好,臣也好,都要向成功者学习,为自己的将来认真考虑一番。

注:

1,源自《史记·范雎蔡泽列传》

2,源自《战国策·秦策三·秦攻邯郸》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资讯排行榜

  • 每日排行
  • 每周排行
  • 每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