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译笔记之红楼梦第十四回(五)

时间:2023-10-01 14:26:12

原文//

连夜打点大毛衣服,和平儿亲自检点包裹,再细细追想所需何物,一并包藏交付昭儿。又细细吩咐昭儿:“在外好生小心服侍,不要惹你二爷生气,时时劝他少吃酒,别勾引他认得混账老婆,果然有这些事, 回来打折你的腿 ”等语。

解释:

连夜:当天夜里。大毛衣服:皮衣。清代满族喜穿皮衣,所以红楼梦里冬季衣着以皮衣为主。从八九月就开始穿了。大毛,指毛细毛长。一件皮衣是用许多兽皮拼接而成。像羊皮,兔皮,狗皮就是粗毛的,狐狸皮,貂皮,灰鼠皮就是细毛的。大毛衣服不但毛细,还得毛长,才能长于御寒。毛在外面,里面配上绸缎面子,就是大毛衣服了。

检点:查点。追想:回想。包藏:包好收存。交付:交给。好生:用心,仔细。时时:常常。老婆:这里指女人。混账老婆指外头不三不四的女人。

译:

当天夜里打点大毛衣服,和平儿亲自查点包裹,再仔细回想所需要的什么东西,一起收拾包好,交给昭儿。又仔细吩咐昭儿:“在外头仔细小心服侍,不要惹你二爷生气,常常劝他少喝酒,别勾引他认识不三不四的女人。确实有这些事的话,回来打折你的腿。”等话。

原文//

赶乱完了,天已四更将尽,总睡下又走了困,不觉天明鸡唱,忙梳洗过宁府中来。那贾珍因见发引日近,亲自坐车,带了阴阳司吏,往铁鑑寺来踏看寄灵所在。又一一嘱咐住持色空,好生预备新鲜陈设,多请名僧,以备接灵使用。

解释:

赶乱:等到忙活。四更:丑时,凌晨1~3点。将尽:快要结束。四更将尽:快要3点了。走了困:困,困倦。困倦走了,就是错过了困倦的时间而失眠。

总睡下:总,用法同“纵”,纵然,即使。天明鸡唱:天亮鸡叫,前文说过,凤姐寅正,就是早晨4点就起来了。

发引:出殡。阴阳司:明清的钦天监没有这个下属机关,应为作者杜撰的名字,专门负责为皇室和显贵们婚丧喜庆选择时日。吏:官员。踏看:实地查看。寄灵:暂时放置灵柩。

铁鑑寺:贾府的家庙,是贾府暂时停灵的地方,贾府里死去的贾家人都是暂时放置在这里,日后运回金陵老家,葬入祖坟,住持色空。接灵:迎灵。

译:

等到忙活完了,天已经快要凌晨3点了。即使睡下又因为错过了困倦的时间而失眠,不知不觉天亮鸡叫,连忙梳洗过宁府中来。那贾珍因为看见出殡的日子近了,亲自坐车带着阴阳司的官员,往铁鑑寺来实地查看暂时放置灵柩的地方。又一一嘱咐住持色空,仔细预备新鲜陈设,多请名僧,以备迎接灵柩使用。

原文//

色空忙看晚斋,贾珍也无心茶饭,因天晚不得进城,就在净室胡乱歇了一夜,次日早,便进城来料理出殡之事,一面又派先往铁鑑寺连夜另外修饰停灵之处、并厨茶等项接灵人口。(此版本的“人,坐落”为旁添,原本没有。)

解释:

晚斋:晚上吃的素斋。净室:清静干净的屋子,多指寺庙中供歇息的房间。修饰:装饰。

并:和,以及。厨茶:死者灵前要供奉果品酒肉、茶,这个厨茶指供奉的果品酒肉、茶。人口:人。

译:

色空忙着看晚上吃的斋饭,贾珍也无心吃饭,因为天晚不能进城,就在净室胡乱歇了一宿,第二天一早,就进城来料理出殡的事。一面又派了先往铁鑑寺在当天夜里另外装饰停灵地方的人,以及灵前供奉果品酒肉、茶等事项的迎接灵柩的人。

原文//

里面凤姐见日期有限,也预先逐细分派料理,一面又派荣府中车轿人从跟王夫人送殡,又顾自己送殡去占下处。目今正值缮国公诰命亡故,王、邢二夫人又去打祭送殡,西安郡王妃华诞,送寿礼,镇国公诰命生了长男,预备贺礼。又有胞兄王仁连家眷回南,一面写家信禀叩父母并带往之物。又有迎春染病,每日请医服药,看医生启帖,症源,药案等事,亦难尽述。

解释:

逐细:一个一个地,仔仔细细地。分派:分别指定人去做。人从:随从的人。

下处:余西方言,下处,指旅店,落脚的地方。现在不那么说了,余西在今天江苏南通。顾:考虑。诰命:诰命夫人,指缮国公的夫人。

打祭:祭祀。华诞:称对方生日的敬辞。长男:长子。王仁:凤姐的亲哥哥,忘恩负义,凤姐经常接济王仁一家,但是王仁却将巧姐卖近青楼。

连:包括。回南:回南方老家。禀叩:下对上报告。带往:带去,带到。启帖:叙述事情的帖子。医生启帖:医生陈述事情的帖子、纸条,也就是医生的诊断书。症源:症状的原由。药案:处方。尽述:详细叙述。

八公:

镇国公和缮国公:分别属于八公中的两个,镇国公牛清、缮国公姓石。

其他的六公是理国公柳彪、齐国公陈翼、治国公马魁、修国公侯晓明、加上宁国公贾演、荣国公贾源。八公是开国功臣。

四王:东平,西宁,南安,北静四郡王都是异姓王,开国功臣。东平王姓穆,西宁王姓金。南安王姓霍,北静王姓水。

译:

里面凤姐见日期有限,也预先一个一个地分别派人料理。一面又派荣府中车轿、随从的人,跟王夫人送殡,又考虑自己送殡去占落脚休息的地方。目前正赶上缮国公的夫人亡故,王、邢二位夫人又去祭祀送殡。西安郡王妃过生日,送寿礼。镇国公夫人生了长子,预备贺礼。又有亲哥哥王仁包括家眷回南方老家,一面写家信报告父母和带到南方的东西。又有迎春染病,每天请医服药,看医生的诊断书、症状的原由、处方等事,也难以详细叙述。

原文//

又兼发引在迩,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没工夫吃得,坐卧不能清净。刚到了宁府,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。既回到荣府,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。凤姐见如此,心中倒十分欢喜,并不偷安推托,恐落人褒贬,因此日夜不暇,筹划得十分的整肃。于是合族上下无不称叹者。

解释:

发引:出殡。在迩:将近。既:等…以后。偷安:贪图安逸。推托:借口推辞。

落人褒贬:受到别人指责,批评。不暇:忙不过来,没有空闲。整肃:完整认真。称叹:赞叹。者:助词,句末,表感叹。

译:

又加上出殡将近,因此忙的凤姐茶饭没工夫吃,坐卧不能清净,刚到了宁府,荣府的人又跟到宁府。等回到了荣府以后,宁府的人又找到荣府。凤姐见这样,心中倒是十分高兴,并不贪图安逸借口推辞,唯恐受到别人指责,因此日夜不得空闲,筹划地特别完整认真。于是全族上下没有不赞叹的!

资讯排行榜

  • 每日排行
  • 每周排行
  • 每月排行